张大美不美

备注:
http://www.lukou.com/user/1441951
又矮又胖爱臭美(ง •̀_•́)ง
我的裙子短不过你的见识
刚刚看到@毛大楂 发的女乘客遭性侵遇害的路况,广大路友都被一条评论激怒了。“穿的暴露活该被摸”“长得漂亮怪不得遇流氓”这种言论,真的随处可见,几乎每一条关于女性被骚扰、被强暴的新闻下面,都会有人跳出来对受害者冷嘲热讽一番。仿佛一切的后果都是你咎由自取,所有的痛苦都源自你风骚浪荡。
我先不急于反驳别人,我想先说说我自己。我今年25岁,女,单身。我遇到过很多次异性搭讪、吹口哨、甚至咸猪手……但是真正让流氓得逞只有一次,那是我第一次遇到流氓,那年我十四岁。
那天中午,我在同学家楼下等她一起去上学,因为当时是下午一点钟,正是大家睡午觉的时间,所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我扶着自行车在马路边等人,一个中年男人骑着一辆摩托车迎面过来了。他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骑过去了。但没想到的是,几秒钟之后,他突然从后面过来摸了我的胸。我当时戴了学校那种学生牌,别在胸前那一种,他正好摸在了胸牌上,手没有完全接触到我的身体。我当时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傻了,他看着我特别猥琐地说:“发育地真好。”我脑袋里嗡地一下就炸开了!他说完马上加速走了。我这个人性子很烈,虽然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可是胆子很大,我跨上自行车边追边对他破口大骂,他吓得赶紧加速,我骑出去十几米发现了一块石头,于是下车捡起来拼尽全力砸他,但是他已经骑出去很远了,没有打到他,让他跑了。
我知道当时我的处理方法不够妥当,毕竟当时年纪小,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所以这不是我要传达给大家的东西。我是想跟大家说一说,十四岁第一次遭遇咸猪手的我当天穿了什么。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我穿了一条运动裤,长的,上衣穿了一件粉紫色的长袖运动衣,是类似于冲锋衣那种款式,拉链一直拉到下巴颏儿底下。我穿得暴露吗?并没有。在以后的日子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会打扮,化妆穿裙子,却再也没有让流氓得手过。
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总有人会把性骚扰和强奸案中的受害女性丑化成风骚浪荡的样子,有人说这是一种性别歧视,是直男癌对女性的贬低。但可悲的是,很多女性往往也站在这样的立场上,带着嘲讽指责着本就陷入痛苦的女性同胞。的确,这种观念当然与性别歧视有关,而最令我感到可怕的,是整个世界的话语体系都被打上了“男权”的标签,而我们却不自知。如果一个男性指责女性穿着暴露,他无非是站在他的角度发声,带着长久以来对女性的轻视,说着他所在的男性群体的语言。而那些嘲讽受害者的女性,却是在使用男权社会的话语体系甚至思维方式在评判女性,在她们的心目中,女人是依附于男人的,女性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迎合男性的意愿,女性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更好地在男权社会中生存。说白了,这样的女性就是觉得女人一定要结婚生孩子才算完整,天天把“学得好不如嫁得好”挂在嘴边,对漂亮女生翻白眼,心里默念“裙子那么短还不是为了勾引男人”的可怜人罢了。
我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我本科的时候认识一个同学院的女生,我和她不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问句“吃了没”的交情。因为住在同一栋宿舍楼,所以偶尔会在楼梯上或者楼门口碰到。有好几次她都问我“打扮这么漂亮去干嘛呀?”我说“去图书馆”或者“去上课”,她就会带着鄙夷的表情说“穿这么漂亮去上课?我才不信呢”。还有一次,她们宿舍的几个女生熄灯后夜聊,她就突然问一个和我比较熟的女生a:“××(说的是我)怎么天天取快递啊?都是谁给她买的啊?”a说:“她自己买的啊。”她又说:“那她怎么这么有钱啊?”a就怼了回去,说:“人家爹妈愿意给!”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正义使者”的女生,后来再也没有在周末和节假日住过寝室,跟不同的男生出去开房,拿回来男生给她买的东西跟舍友炫耀,生日当天收到某男生送的蛋糕,第二天就和这个男生去了宾馆……这个女生来自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父母偏爱她弟弟,她没有得到过太多的关爱。她拼尽全力想要被关心被认可,排挤同性,降低身价,努力想要博得男权世界的关注,姑娘,你一次次脱掉的衣服,真的值得吗?
“女性对女性的恶意更深”,这是很多人都说过的一句话,我也认同。而且最令我难过的,是女性对女性的恶意大多都是因为男人,无论在校园还是职场。我讨厌你不是因为你学习好、能力强、业绩突出,而是因为你更受男性的欢迎。还记得《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玛莲娜吗?她落魄时殴打和辱骂她的净是些女人,没有别的原因,女人们恨她是因为男人们爱她呀。
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女性也一样,像某些底层男性仇富一样,她们仇视漂亮女性。仿佛所有的漂亮女人都是眼中钉肉中刺,欲将其定性为淫娃荡妇而后快,这也无非是恨她更被男权社会认可罢了。似乎从夏娃引诱亚当吃苹果开始,女性就背上了原罪,而漂亮的女性更甚。记得《大宋提刑官》里吴淼水反反复复说过这样一句话:“天下的女人是女人也就罢了,偏偏还要生出这样漂亮的女人来招惹是非。”是啊,漂亮女人门前的是非就像寡妇门前的一样多。长得漂亮就活该遇流氓,不漂亮就安全得很,这种观点其实是对女性的一种物化,就仿佛有人手欠摘走了花坛里最漂亮的一朵花,人们都纷纷指责这朵美丽的花太过抢眼,而忘了采花才是错误本身啊。更可悲的是,这种谴责的声音还是来自其他的花朵。
“红颜祸水”——在我眼里这是一个带有鲜明性别特征的词语。石崇因为自己狂妄自大,藐视王权,最终被抓捕之时给绿珠留下一句“吾今为尔得罪”,逼得绿珠跳楼身亡;爱斯梅拉达被护卫队长哄骗,被副主教骚扰,最后却被男权社会判为有罪,最终被绞死在广场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作者林奕含根据自己地狱般的真实经历写完了这部小说后上吊自杀,而书中诱奸犯李国华的原型——她的老师陈星却在媒体面前将这一切称为“交往”,并试图把林奕含塑造成一个可鄙的第三者……古往今来,无论是艺术作品中还是现实生活里,太多太多的女性因为美丽,因为弱小,因为男权社会的强大力量,因为被同化的女性的最大恶意而饱受痛苦直至死亡。就如林奕含所说:“他硬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每每如是,我的胸口就像被人重重捶了一拳一样闷得慌,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我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最近很流行一句话叫“人间不值得”,可是既然我来了,值不值得我也得好好活。面对着升学和职场的性别歧视,承受着社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多少女性在生存的道路上头破血流,又有多少女性在性骚扰的恐惧中战战兢兢。就像我之前说的,采花本身才是错的,花朵不该为此买单。可是毕竟目前的现实环境还管不住每一只欲采花的手,所以我们要学会自我保护和勇敢。我不止一次遇到过性骚扰或者类似的危险境地,可我再也不是十四岁的小女孩了,我学会了警惕,学会了呼救,学会了反击,再没有让任何一个骚扰者得手。
女孩们,不要害怕。学会必要的自我保护和自救方法(这个网上有的是,大家没事可以看看),记住这一切不是你的错。抬起头,别羞愧,勇敢地呼救,勇敢地发声。如果真的被他人的话语左右,被男权世界同化,那这人间才是真的不值得。
愿每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都能拥有美好的一生❤

Ta的路标

  • 赞不绝口
  • 快看!有人挺你!
  • 好奇的喵星人
  • Hello Lukou!

下载路口APP

手机扫描二维码
把路口装进口袋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434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60363 ICP备案号:浙ICP备1402633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