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备注:
http://www.lukou.com/guangjiaoyaoyao
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我不是背锅侠,请不要再来骚扰我(绿包雪水掉色相关回复)
作为一个没事刷路口的小透明,我没想到我有一天会蹭这么久的热度。3月10号发完最后一篇路况之后,我就没打算再在路口说话。可是从3月7号我衣服被染,到现在4月6号,团长发那么多条那么长的路况,每一篇都提到我,每一篇都有我的错。昨天团长删了前面的路况,我以为这事情完了,没想到一大早就收到私信。是,我是还在刷路口,我看到了事情经过,我不想说话不行吗?我只想安安静静看看优惠,买买买不行吗?已经一个月了,我都不说话了,被团长话里话外明着暗着说了诸多不是我也没解释,是觉得我好欺负还是看准我不说话所以可以随便抹黑?那既然这样,今天我就好好说说,我不是背锅侠,请不要再来骚扰我。
       第一,我从来没想过要求赔偿。我找卖家是因为我当时想赶紧洗掉衣服的染色;我发路况是提醒大家买过的当心不要衣服被染色,想买的注意避雷(对,我现在还在用避雷这个词,我不管别人的包有没有问题,我的有问题,作为消费者我就有权说避雷);我去找团长是受了评论里一个妹纸的提醒,觉得团长有知情权,提醒她一下我买到的这个包有问题(一开始我就在私信说明了,后面也多次强调,她看没看懂我决定不了)。我由始至终都没有要求过售后和解决,所以团长现在不用拿“一年前买的包”说事儿。所以“买了一年的包要求售后”这个锅我不背。
        第二,我可以接受我这个包出现掉色是个例现象这个说法。任何品控都无法保证次品率为0,所以我遇到了也没什么稀奇。可是大家也都看到了,卖家和团长由始至终都不认为包包存在质量问题,也没有承认这个包掉色是个例案件的质量问题,她们都说的是没有质量问题,团长放出的聊天记录也显示,她们认为是我“不好好背包”。既然没有质量问题,是我使用不当,何谈需要解决?所以“不肯好好解决”这个锅我不背。
       第三,我7号下班衣服被染色,晚上不到7点找的卖家,8号上午9点多找的团长,间隔时间不超过24小时,还隔了一个睡觉时间。我就是一个搬砖的,需要吃饭睡觉工作生活,这个时间基本已经是最快的响应时效。唯一能让团长抓住反复重提的一件事就是,我是发路况和在团帖评论之后找的她。没错,我7号晚先发了路况,8号在团贴评论了一句包沾水会掉色后不到5分钟就去私信她了。且不说我到现在还是个粉丝100多点的小透明,路况没有几个人看见,且不说她很快就删了团帖下面我的评论,并没有什么影响。单说我私信她,从一开始就是想提醒她一下,不需要售后,不需要解决,就是以为她可能也不知道包包会出现这个问题,单纯想提个醒,而且我发的那条路况也没有说卖家或者团长不好,只是说包有问题,不过分吧?私信记录大家都看得见,我不予置评。但是“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团长处理”这个锅我不背。
       第四,团长和我私信完发路况发了通脾气,发的我莫名其妙。我当时截图发路况了,各位也都看得见,说什么闹完了通知她,说什么她想要爆粗口。要是说当时我心静如水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没说什么过激的话,后来团长删了路况了我也没再提。我发的路况有个妹纸来评论说我挂人什么的,我3月10号发路况怼了她,之后就没有在路口再说话了。所以什么说“店主搞笑”“各种埋怨”“一定要分出个对错,分出个好坏来”这个锅我不背。
       第五,团长在3月15号发了洋洋洒洒一篇路况,一边指责我各种埋怨,一边替我怼的那个妹纸抱不平(是的就是你们现在能在所谓“头号黑粉”路况看到的那个批注贴),我一开始是不知道的。毕竟那时候事情离刚开始发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我没那个闲情去翻一个曾经谈话不怎么愉快的团长的路况。知道后我想说的是,首先,我的路况评论出现两种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事,任何事都可能出现不同看法,只是碰巧这次只有这一个妹纸和其他人角度不同,各执己见争论了几句,评论里任何一个妹纸都没什么错;其次,有人质疑那个妹纸是团长小号,那个妹纸已经自己怼回去了,她甚至还曾经骂过和她起争执的妹纸“死全家”,随后自己迅速删除了,不存在她“被喷的那么惨”这回事;最后,我发路况怼那个妹纸是我和她的个人恩怨,我骂她或者她骂我,本质上来说都和团长不相干。团长愿意发路况为她抱不平可以,但不是我说她是你小号的,你不能因为她帮你说话就说她是“中立的”,更不能把她被喷和我发路况说我买到的包沾水掉色两件事混为一谈,更更不能强行把这些不是都推在我身上。所以“想发帖子责怪谁就责怪谁,想把谁说的一无是处就把谁说的一无是处”“说难听的话”这个锅我不背。
        第六,真正涉及包沾水掉色的路况我一共就发了2个,一个是3月7号和卖家的聊天记录,微信没有曝光任何个人信息,贴了店铺名称让大家避雷;二是3月8号和团长的私信记录,是在征得团长同意的情况下贴的,这件事团长也承认过是她同意的,我只发了图,没发表评论,没有@任何人或者路口大V。你们也看得到,我到现在粉丝一百多,可能还有不少僵尸粉。我在团帖下面的评论没有超过半个小时团长就删除了,我也没有再去评论。所以“到处说包包不好”“各种曝光团长说话的口气、处理问题的方式”这锅我不背。
       第七,4月1日有吃瓜群众去留言包掉色,评论被删;再留言,再删,循环30次。脑残粉说别人“反复”去说包包“褪色”,请问没有“反复”删评论的操作,哪里来的“反复”说这回事?还有,“褪色”和“掉色”是两回事,忠心护主勇气可嘉,但麻烦不要混淆概念。而团长在我10号不再理会这件事之后,先后发了6个完整路况牵扯这件事,分别是:替被我怼的妹纸抱不平顺路埋怨我、说吃瓜群众是她的“黑粉”、预告自己晚上会说清楚事情原委、长文挂人并科普“一次性香奈儿”事件、用钱包收买粉丝做水军骂人、称自己在路口能立足是因为自己有能力让路友拿到实惠,转发评论那种懒得计算了。到底谁在纠缠?反正“反反复复纠缠一个月”这个锅我不背。
       第八,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和包质量有没有问题这件事关系已经不大了。团长之前diss这个diss那个,转发的、评论的、围观的,但凡有不合她心意的声音,不是被怼就是被挂,还收买粉丝做水军去骂人,所以才发酵成今天这样。其实这就是个平台,大家也不过就是发表一下个人看法而已,包括那个所谓的“头号黑粉”,直到今天还在团长的路况下评论努力提醒她,可见大家吃瓜归吃瓜,并没有像某些所谓脑残粉想的想要把谁怎样,大家都是很善良的小仙女。团长多次提到“舆论导向”这个问题,还在今天的私信里和我说,如果检测包的质量没有问题,让我去叫大家删帖。对不起,我没有这个能力。批注里说的很对,舆论导向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看法,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何况我一介贫民,没能力没资源,没有小钱包或者小毯子收买别人按我说的去做,只能靠每日搬砖勉强糊口度日,跟着路口薅点羊毛找点优惠。所以,“操控舆论”这个锅我不背。
     第九,团长想鉴定包包有没有质量问题这个想法我可以理解。但是,包和大衣我早就丢垃圾箱了,抱歉无法寄给你。即使能,我也不会寄给你。去哪鉴定?怎样鉴定?谁来监督?你根本没有可行性方案保证鉴定的客观性和公正性,所以鉴定毫无意义。你甚至还想去卖家那里调用购买记录,请问凭什么?凭你们关系熟?你懂法律吗?不懂可以学。还有,你说如果包出现质量问题,你会公开道歉并全额退款给我,以后认真把关团品质量,请问如果真是质量问题你是不是忘记了该赔偿我大衣这回事?还是说你的重点在后半句如果质量没问题,要我去让大家删帖?你似乎忘记了你明里暗里泼了我多少脏水,污蔑了我多少次,带动你的粉丝怎么奚落我无理取闹这些事?你曾经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说自己不差钱,有能力,能用钱解决的事你不在乎。那么今天我就来教教你,这世界上确实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有钱收买不了的人。古人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可能这样的人很少,但是很不幸,你碰巧遇到的我,就是这样的人。对我来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一件大衣一个包而已,买得起我就丢的起。你的态度我非常不喜欢,你的人品我非常不欣赏,所以我对你毫无信任,我现在只希望你我从今以后就像我的路口昵称一样,就此别过后会无期。所以你千万不要以我不配合你鉴定为理由再发路况,“不配合不敢接受鉴定”这个锅我不背。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态势,我也没有想到,毕竟我发的避雷帖是导火线,所以我出来说明情况。谢谢各位仗义执言的小仙女,你们让我看到了世界上正直善良的一面,也谢谢某些脑残粉,你们让我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再次对被无辜拖累的几位特别表示歉意,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卷进这件事。@不要瞎几把跟团 @烟霞醉卧 @叶飞白 @卷毛的樱桃
        另,我在此郑重声明:第一,我尊重并支持所有路友言论自由的权利;第二,如果因为购买记录泄露个人信息受到任何骚扰或者出现任何问题,我保留所有追究责任的权利,包括法律责任;第三,@猫姐是恶霸 团长,我真的不想再在路口说话了,既然知道一切都不是我的意愿,请不要再来骚扰我。
















Ta的路标

  • 被簇拥的喵星人
  • 快看!有人挺你!
  • 赞不绝口
  • 看到好的就想转

下载路口APP

手机扫描二维码
把路口装进口袋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434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浙B2-20160363 ICP备案号:浙ICP备14026333号-1